站内查询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365体育app下载 > 原油市场三国杀,中国是受益还是被误杀
原油市场三国杀,中国是受益还是被误杀
2020-05-12 14:11  www.lianbaiwei.cn

原油市场主导者,一个是以沙特为中心的OPEC,一个是游离在体系外的俄罗斯,以及近年来凭借大力发展页岩油新崛起的美国。短期看,沙特和俄罗斯优势明显,它们原油开采成本比较低;美国页岩油开采成本更高,原油厂商不但负债累累,甚至开始破产重组。但长期看,沙特和俄罗斯财政收入对原油依赖性很高,长期低油价则是它们不能承受之重。而低油价对美国财政,不会造成太大影响。鉴于能源独立对美国来说相当重要,美国正考虑向石油公司输血救急。毕竟,北美能源独立是美国领导人几十年来不断追求的目标。4月23日,特朗普发推文叫嚣:他已命令美国海军“击落并摧毁任何和所有的伊朗炮舰,如果它们骚扰了我们的海上船只,那么油价也可能会上涨。”话音刚落,油价逆转跌势,低开高走。美国资本市场,亦是页岩油厂商的深厚助力。2014年OPEC和美国页岩油的大博弈中,美国资本市场就为页岩油厂商提供无尽“金弹”,助其走出危机,并在之后的油价上涨周期中不断瓜分市场。新冠疫情,更加剧了原油在资本市场博弈的惨烈程度。当投资者豪赌10美元“铁底”时,原油期货合约却破天荒跌入-37美元的“十八层地狱”,“原油宝”之类的暴雷惨剧更令人唏嘘。在这轮宏大的零和博弈中,如果美国页岩油能存活下来,那未来全球原油市场将面临巨大的重构——美国将不仅仅是最大的原油消费国,也是最大的原油生产国,甚至是价格主导国。过去几十年,美国通过进口原油,向全球输送“石油美元”,造就了沙特主权基金(PIF)等一大批在全球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石油资本。最近,沙特主权基金在欧洲出手,以10亿美元抄底英荷壳牌、法国道达尔、挪威Equinor和意大利埃尼四大石油公司的股票。这完全符合基辛格博士的“石油美元再循环”战略,即:大量输出美元,巩固美元在国际货币市场的地位;然后让石油美元回归美国金融市场,进而操控全球资本。一家是怀丁石油(WhitingPetroleum,WLL),北达科他州最大产油商,鼎盛时股价370美元,4月23日收盘时只有美元;一家是YumaEnergy,鼎盛时股价11039美元,4月15日申请破产后股价美元。美国能源市场研究机构RystadEnergy近期在一份报告中称,如果油价持续在每桶20美元的低点,那么2020年,美国会有140家石油厂商破产,2021年会有400家破产。跟沙特和俄罗斯不同,美国页岩油厂商大都是小公司,年头短、积累少、负债高。2014-2016年间,沙特等产油国打压油价,企图拖垮美国页岩油产业。于是,页岩油公司开始从资本市场疯狂融资,5年内就攒下1200亿美元债务,并至今无法持续产生正向现金流。4月21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更督促能源和财政部长,共同制定一项针对美国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救助计划。“这些非常重要的公司和工作岗位,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得到保证!”他在推特上写道。1973-1975年,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。中东产油国用提价、禁运的方式,将油价从3美元/桶升至美元/桶,导致欧美国家经济混乱。1978-1980年,第二次石油危机伴随“两伊战争”(伊朗和伊拉克)爆发,油价再度大幅上涨。从此,美国开始寻求能源独立,才有了今天美国页岩油的“硕果”。1986-1990年,第三次石油危机伴随海湾战争爆发,伊拉克原油供应中断,国际油价再次急升。这次,国际能源署擎天保驾,向市场投放了大量原油储备,加上沙特等国增产,危机并不严重。2011年,美国开启页岩油革命,产量飙升;2018年,美国超过俄罗斯和沙特,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。这彻底动摇了老牌产油国沙特的根本利益。2014年,以沙特为首的OPEC开始大量产油,企图通过低油价拖垮生产成本更高的美国页岩油厂商。但事与愿违,由于有资本市场“续命”,低油价不仅没拖垮美国人,反而让沙特陷入财政困境。OPEC的“虎狼兄弟”见势不妙,纷纷借机扩展市场份额。于是,沙特只好掉头减产、提高油价。结果,美国页岩油又借这波油价上涨期快速成长,扩大市场份额。一番“里外不是人”的骚操作过后,沙特惊讶地发现,美国石油管道瓶颈突破、运输成本大降、原油出口大涨,美国页岩油真的干起来了。这一次,沙特选择了一场百年不遇的“黑天鹅”危机——新冠疫情。-37美元破天荒报价的背后,是大国之间长期的权谋算计与利益博弈。如今,双方已图穷匕见。沙特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在一次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,对每桶30美元的油价“非常满意”。有研究显示,沙特每桶石油的总成本为9美元,俄罗斯为美元,美国传统石油开采成本为21美元,页岩油则高达美元。据估算,石油收入约占沙特财政总预算的62%,按沙特最大持续产能1300万桶计算,油价在美元/桶及以上,沙特在财政上才能实现盈亏平衡;油价在美元/桶以上,沙特才能实现%的目标赤字率。2019年,石油收入占俄罗斯财政收入的35%。按1160万桶/日产能计算,俄罗斯长期可承受的盈亏平衡油价也在至美元/桶之间。当然,伴随油价迅速惨跌,各国在减产问题上可能很难达成一致。而在财政上高度依赖石油的国家,显然将影响削减供应的格局。除了OPEC 减产,需求反弹也将促使油价上涨。目前,为控制新冠疫情采取的隔离政策,极大降低了经济活动所需的能源。但最近数据显示,美国石油消费可能已经触底。在4月第三周,汽油、柴油、喷气燃料的消费量均增长9%。但短期看,沙特有新老交替及政权稳定的需求,俄罗斯有中东战略与反击美国制裁俄气、俄油的需求,美国也不会轻易放弃能源独立。原油市场的厮杀,还会继续。4月20日,WTI5月期货合约跌至-37美元,暴露出投机者大量押注原油价格反弹,结果被空头疯狂逼仓。芝加哥商品交易所(CME)表示,4月22日起,允许报价为负的石油期权上市。这表明,市场正为油价更大的博弈和波动做准备。如果美国政府力挺油价上涨,那么将重演2014-2016年的格局,美国页岩油行业不但会度过危机,还将在全球原油市场站稳脚跟。届时,美国页岩油将向全世界出口,并恢复在石油贸易中的强势地位。2014-2016年的价格战,还让美国页岩油单钻井的产能大幅提升。目前,美国的钻机比2019年减少了278台,但依然是原油净出口国。2019年11月,全球石油日产量万桶,美国是万桶,占比达15%,略高于沙特和俄罗斯。纽约能源对冲基金AgainCapital的合伙人表示:这就是俄罗斯如此生我们气的原因,尽管我们钻机数量减少、需求下降,但桶数依然不变。美国券商Jefferies的分析师则表示,如果说这样的环境下有一个大赢家,那就是中国。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。一个粗略的计算是,若石油进口占中国GDP的比重下降%,相当于GDP增加%。